中原记忆:青台镇(第十三章)@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中原记忆:青台镇(第十三章)@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
作者:  郑长春

  编者按:编者从远在西安的知名作家、河南南阳社旗籍文友郑长春处获悉,其历时10年有余,全书44万字,53个章节,倾力创作的长篇小说《青台镇》已经出版发行,编者先睹为快,欣赏了部分章节,获益匪浅。

  

1.webp.jpg

  

郑长春长篇小说《青台镇》

  

第十三章

  

赣州配资  弟弟留明替外甥镇屏卖壮丁出事后,吴留根和他女人田小芹就想赶紧把留明的家产霸过来,但碍于弟媳林晓风还带着女儿冬雪在家住着,不好意思下手。

  

  他夫妻两个想来想去,想到了妹夫云龙一家,不是他还有个大儿子青屏吗,人长得也不错,也到了该说媳妇的年龄了,虽说林晓风比他大三岁,但“女大三抱金砖”嘛,为啥不就腿搓绳把林晓风说给这个大外甥呢?

  

赣州配资  吴留根和田小芹一商量,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因为这样做,不仅给张家送一份大人情,亲上加亲不说,而且也能落不少好处。按农村规矩,这媒人可不是白当的,事成后,除了过年要吃双方“八色礼(八样礼物)”,还要男方给媒人买身好衣裳穿。

  

赣州配资  于是,趁一个有月光的晚上,他夫妻二人早早吃完饭便去梁岗找张云龙提亲,一进张家大门,狗就汪汪起来,门口等了半天不见人出来,吴留根就料定妹妹灵凤和妹夫云龙没在家,要不这狗就不敢乱往往。但家里应该还有其他人嘛,咋一个都不见露头?

  

赣州配资  吴留根隔着门缝往里看,里面一片漆黑,便气呼呼地用食指在门上噔噔敲几下,正想拉着女人往回走,门却吱地一声开了:“谁呀?这半夜三更的!”

  

赣州配资  他们一看开门的是青屏奶奶李桂芝,忙笑着打招呼:“大娘好啊。”

  

  李桂芝一看是青屏大舅和舅母,赶紧让到屋里说:“这么晚了,您俩吃饭没有?”

  

  “吃了,吃了。”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。

  

  李桂芝拉个板凳递过来说:“今儿个是哪股风把您俩吹来了?”

  

  “呵呵,好长时间没见大婶儿了,过来看看。”田小芹笑着说。

  

  李桂芝知道这是礼节话,后边肯定有啥事,就笑着说:“闺女真会说话,我老了,不中用了,你们两个还来看我是我的福分哦,有啥话您就直说吧,咱可都不是外人。”

  

2.webp.jpg(摄影:刘彬)

  

赣州配资  “大婶啊,咱可真不是外人,今儿个我和他舅过来就是想给您说个事儿,自从留明替咱镇屏帮忙出事后,俺看晓风这娘儿俩怪可怜的,不管咋样也是咱门里头的人,不中了叫晓风跟咱青屏过吧,青屏这娃也不小了,该找人了,这样咱也省把心,外头人也没啥说的,你看咋样?”

  

  哪有外甥娶舅母的?这两个“发财急”真是瞎胡扯!就算晓风和青屏年龄相当,但毕竟辈分在那儿放着,怎么也不能乱来。李桂芝心里打着嘀咕,一听话音,吴留根夫妻俩是为这事来的,知道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,便装着说:“好是好,但这彩礼……”

  

赣州配资  “哦,这个好说,这都不算啥,到时让云龙备上几块大洋就成,其他没啥牵扯。”吴留根直截了当地说。

  

3.webp.jpg

赣州配资《民国风》作者:江岸人家

  

  李桂芝一听真要出钱,心里噗通一下,有些反感,但又不好当面拒绝,便笑着说:“事儿真是个好事,但还得等云龙和灵凤回来商量一下,他这会儿都没在家,等他们一回来我就给他们说,他们要是同意了,我也没啥意见,您看看,我都老了,年轻人的事也操不上什么心,我先替他们谢谢您这当舅和舅娘的”

  

  田小芹一听李桂芝这话没牢靠,也不好再说什么,朝吴留根递个眼色,就笑着告辞:“大娘,给你添麻烦了,我和留根先走了,这事你等云龙回来好好商量商量。”

  

赣州配资  “好,好。”李桂芝把他们送到门外,等看不见人影,把门哐嗵一关,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,骂道:“发财急,真是想钱想疯了,谁的主意都敢打,这回我就叫你打不成,叫你看看到底是新姜辣还是老姜辣。”

  

4.webp.jpg

(摄影:陈俊义)

  

  吴留根和田小芹走出没多远,听到身后哐当一声,心里便咯噔一下,互递个眼色,知道这老太太也不是个省油灯,便回去另打主意。

  

  其实,吴留根心里很想把林晓风拉过来“续弦”,顺势做个小妾,没事了也能解解心焦。可是,眼尖的田小芹早就看出来他心里的小九九,她那张猪腰子脸往下一拉,吴留根就把这贼心咽到肚里了。

  

赣州配资  烈日当空,野外到处都是灼热。北寨外的大路边有棵榆树,两搂粗细,阴笼丈余。树下,凉风习习,甚是清爽。一个盲人坐在树下,旁边卧条小狗。不一会儿,小狗叫了两声,过来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,看了看狗和盲人,默不作声,坐在了树下。

  

赣州配资  “可惜,可惜,这么好的阴凉,一会儿就要被破坏掉。”停了一会,那盲人又自言自语道,“还好,有人拦挡,砍不了啦。”

  

  不多时,过来四五个人,拿着斧头、锯,就要对大榆树下手。

  

  “住手,这是我的树,不准砍。”没等动手,从路边的草房里跑过来几个人,为首的大声喝道。

  

  树下几个人愣了一下,住了手,其中一个人说:“我的树,你挡不住。”

  

赣州配资  “谁说是你的,在我地头长的,你敢砍,我就给你把命破上。”

  

赣州配资  双方互不相让,争吵起来。

  

赣州配资  “没见过这么孬孙的人,走,不行见官去。”

  

  “见官就见官。”

  

赣州配资  吵了一会儿,不分输赢。一方提出见官,一方立即响应。

  

  原来,这棵树长在两家地头之间,并不是哪家所栽。这棵树长了几十年平安无事,这天却发生了争执,两人一路嚷嚷闹到镇公所。

  

  镇长李安然一听,这事说不清道不明,干脆来个糊涂医治糊涂病。

  

赣州配资  “你们两家听住,这棵树长在你们两家土地之间,不是任何一家所种。它长在路边,能为大家遮阳避雨,多好。你们想想,在大热天,你们干罢活在树下歇歇晌,行人走累了在树下休息休息,多痛快。说不定镇长我有一天会路过那里,在树下休息一会儿呢。这样吧,这棵树谁也不能砍,谁砍谁犯法。”听李镇长这么一说,双方都不再说什么,松不蔫地回去了。

  

5.webp.jpg

(摄影:陈俊义)

  

  后到树下乘凉的人是张云龙,他好看热闹,跟着人家去镇公所评理走了一遭,回来时,那盲人仍在树下乘凉。

  

  张云龙心想,树木没有生辰八字,这盲人却能算得这么准,要是有生辰八字的人,不是算得更准了吗?对,让他给我算一算,看以后有没有该注意的地方。

  

  他走近盲人说:“老先生,您真是高人。我刚才听了您说有人要砍大榆树的话,觉得您真不简单。您给我推算一下吧,看我以后该注意些什么。”

  

  “好吧,反正这会没事。嗯,你在腊月会有血光之灾,该提防些。”

  

  “老先生,那该怎么办?”

  

  “你往手上刺个‘忍’字吧,好经常提醒自己遇事忍耐,到时就会化解灾难。”

  

  张云龙谢过盲人,回了家。

  

  到了家,他马上就用针在手脖上刺了个“忍”字,着上了墨。

  

赣州配资  张云龙原本是小性儿,一不顺心就发脾气,跟人瞪眼,事后又觉得自己莽撞,后悔不已。此后,张云龙处处小心,事事忍耐,犯错少了,与人相处和顺了许多。

  

赣州配资  不知不觉就进入了腊月。

  

赣州配资  腊月有个二十三儿,俗称小年,晚饭要吃火烧,饭后要祭灶。这天,张云龙外出帮亲戚干活,晚饭时亲戚酒肉招待,吃着喝着拍着闲话,时间很晚了,还没回家。

  

赣州配资  吃罢晚饭很久了,妻子吴灵凤左等右等还不见丈夫回来,便猜测丈夫可能住在了亲戚家,晚上不会回来了。

  

赣州配资  她准备入睡,见女儿春爱的屋里还亮着灯,便说:“闺女啊,这么晚了,你爹还没回来,咱还没祭灶呢。你既然还没睡,就穿上你爹的衣服鞋袜,代替他祭回灶吧。”

  

  春爱应声来到母亲房间,找到父亲的衣裳鞋袜,笑嘻嘻地穿在身上,在屋子里扭了几扭,进了灶房。她摆上供香,抱只公鸡,跪在灶王爷画像前,愿语了一番,回到了母亲房间。

  

  “妈,我爹不回来了,干脆我跟你住在一起吧。”女儿说。

  

  “好,时间不早了,赶紧睡吧。”吴灵凤同意了。

  

赣州配资  女儿三下五去二把鞋放在床前,把衣服搭在被子上,出出缕缕钻进了被窝。

  

6.webp.jpg

《醉卧三落厝》摄影:一阵风

  

  张云龙酒罢饭罢回到家,已是半夜三更。他敲敲门,喊几声,没有应声,于是在灶屋找到一把尖刀,拨开了门。

  

赣州配资  走进内室,点亮了灯。

  

  “啊!”眼前的一幕让他怒火中烧:床前一双男式鞋子,床上搭件男人的衣袍,一人脸面朝里与妻子睡在了一头。好个贱人,不知什么时候勾搭上个野男人,今晚老子让你们一块上西天。

  

赣州配资  他扬起刀,撩开被子,正要举刀往下砍,无意中看到了手脖上的“忍”字,犹豫了一下。

  

赣州配资  正在这时,吴灵凤醒了,女儿春爱也揉着眼扭过了脸。

  

  “干什么,你疯了?”看到张云龙手中拿着刀,吴灵凤大声惊问。

  

赣州配资  张云龙看到是女儿春爱睡在床上,立马一身冷汗。

  

  “我,我,我醉了,不知怎么回事拿了一把刀,没吓着你们吧?”张云龙结结巴巴地辩解道。

  

  吴灵凤看了看床前的鞋子,床上的衣服,知道是丈夫起了疑心。责怪了一通,然后把让春爱替父祭灶的事讲说了一遍。

  

  张云龙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后,也把盲人劝忍的事给妻女言说了一遍,一家人皆大欢喜,都说“忍”字让他们避免了一场灾祸。他觉得那个盲人挺神哩,想再去讨教些东西,甚至想拜他为师,可是一连几天过去都没见个影儿。

  

7.png

《花千骨》作者:苏朝军(风筝)

  

  他影影依依不知听谁说,那人好像姓沈,好像跟娃他二舅娘沈丽娟还有什么关系。但这个人到底住哪儿,没有人知道。

  

  急急忙忙处理完两家争树的纠纷,李安然刚回到家里,就有人来报告说南阳镇守使李治云要来视察,李安然一下子慌了手脚,忙吩咐人把镇公所大院洒扫一新,廊道全部张灯结彩。最后,李安然看了看大门两侧,对联破旧,文字残缺不全,赶紧派人到炳文学校找刘东寅来办公室写一副对联,等李镇守来之前赶快贴上。

  

赣州配资  刘东寅对镇公所横征暴敛鱼肉百姓的行径早有耳闻,想口诛笔伐一番,苦无机缘,这下好了。他让李安然坐下,铺开红纸,笔走龙蛇,不一会儿,写好了一副对联:虎行雪地梅花五,鹤立霜田竹叶三;横批:天高三尺。

  

赣州配资  李安然看了,不住赞叹:“好联,好联!妙,高!”马上回府,周周正正把对联贴上。

  

  李镇守来了,在门口东看看西瞅瞅,捋着胡须沉思了一阵。

  

  “李镇守,这对联写得不错吧。”李安然迎接住南阳镇守使李治云,陪着笑脸说。

  

  “是不错,入木三分。”李镇守在对联前看了好大一会儿,冷笑一声,转身要走。

  

8.webp.jpg

《窗外》作者:彭家腾-连云港

  

  李安然赶紧拉住,说道:“李镇守,为何要走?请里边坐。”

  

赣州配资  “不必了,这里乃禽兽出没之地,本座请受不起。”

  

  李安然战战兢兢,道:“镇守使大人,宛东乃人文荟萃之地,为何这么说?”

  

  “虎行雪地梅花五,这是说的兽。”李治云转过身指着右联说,然后又指着左联,说:“鹤立霜田竹叶三,这是说的禽。大门上贴这么一联,不是说这里是禽兽出没之地吗?”

  

9.webp.jpg

赣州配资《雨夜街头》作者:雪莲

  

赣州配资  “横批呢,总没什么问题吧?”李安然红着脸说。

  

赣州配资  “横批是,天高三尺——”李治云向上看了看,说:“天怎么会平白无故高上三尺呢?只能是地挖三尺的结果,这是说你没少刮地皮。”

  

赣州配资  李安然气急败坏,不等上司把话说完,蹿到门前唰唰把对联扯下,撕个粉碎。


编辑:张优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上一篇:日子
下一篇:赣州配资没有了

相关内容

赣州配资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